快捷搜索:  whscheck  %uFF1A  3003200+20  %22  %27  %uFF07   w hscheck  '

你好我们这里是市医院的骨外科的丈夫吴因为车

 “……”林疏影已经说不出话来,“嗯。”了声,把手机放在枕边,没有闭上眼睛,但也是安安静静。
 
    没有说话声却能深刻的感觉到彼此的心声,刻骨铭心。
 
    翌日,林疏影醒来的时候手机已经没电自动关机,充电之后去浴室,今天有两节课都在下午,她起的也不会很早。
 
    吴子洋送相宇去学校,小家伙今天心情明显不好,吴子洋只能在心里默默的祈求,今天没有同学主动惹这个心情很差的坏小子,不然肯定又会打架,他被叫到学校和人家家长赔礼道歉也都习以为常。
 
    “在学校玩的开心点儿。”吴子洋摸着吴相宇的脑袋。
 
    吴相宇仰头看爸爸,“如果我一直都不接受那个人,你是不是会不开心?”
 
    那个人,这小屁孩,这说话的语气,如果他一直都是这个性格,长大后得是多么冷酷的一个人,吴子洋表示,已经有点儿担心,他可能很难找到媳妇。
 
    好歹他吴子洋也是个大人,小孩子的那点儿心思,他还是能看明白的,就比如现在,小家伙是在试探他的选择。
 
    吴子洋就佯装无所谓的说着,“没关系啊,你爸爸这么优秀,还怕找不到老婆啊,只要你不喜欢的,我统统都不要,一直找到一个你觉得满意的,可以做你妈妈的阿姨,我再娶老婆也不迟。”
 
    吴相宇是没想到这个怪爸爸脸皮这么厚,答案完全和他之前想的不一样,很不看好怪爸爸的白了他一眼,“我去学校了,您路上小心驾驶。”
 
    吴子洋慈爱的凝望着小家伙小大人一样酷酷的背影,他刚才故意那么说,不知道小家伙会不会想办法把妈妈留在他们身边呢?
 
    吴相宇走进校门后,吴子洋才离开,上车后的第一件事情是给林疏影打电话,暂时无法接听的状态,不知道是还没充电,还是已经去学校?
 
    打电话到酒店前台询问,前台服务告诉他,并没有看到林疏影离开。
 
    吴子洋驱车去酒店,直接刷卡进门,林疏影刚好冲完澡出来,浑身是围着一条白色的浴巾,头发湿哒哒的洒在锁骨间,水滴随着发梢滴落,在她雪白的肌肤上极具诱惑的蜿蜒如下,在胸前的浴巾下,旖旎消失。
 
    林疏影没想到他这么早会过来,吴子洋没想到开门看到的是她这个样子,两人一时间的陷入沉默,四目相对,都不知道先该说什么。
 
    “我……”开始尴尬的气氛下,两人却是异口同声。
 
    更尴尬的时候,两人都是不禁笑了,林疏影双手紧紧的握着身上的浴巾,声音小小的,低低的,“我先去穿衣服。”
 
    吴子洋眉目一跳,心中某股灼热的火已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蔓延全身的每一根血管,触及每一根躁动的神经。
 
    在林疏影光着雪白的脚丫即将和他擦肩而过时,他有力的猿臂猛然一拦,顺着她身体微微后倾的惯性,猿臂一紧,将她揽入怀里。
 
    林疏影全身僵硬,在他的脑海里某种想法不断的促使他下一步该怎么做的时候,他的身体也是僵硬的。
 
    林疏影小小的声音在他怀里低声的问他,“你怎么了?”
 
    吴子洋低头在她撩人的肩上轻咬了一口,圈在她腰间的手缓缓下滑,“要对你犯错了。”
 
    如果说在听到他这么说之后的三秒钟之内她还是疑惑不解,那么三秒钟后,她什么都明白了。
 
    “不行的……”林疏影仿若无骨般的拒绝。
 
    “为什么?”还有不行的理由吗?
 
    “现在是白天。”
 
    “……”这个理由,不成立。
 
    “晚上我要帮你照顾你儿子,白天你就不能多照顾照顾我……”
 
    “可是我下午还有课。”
 
    “那你今天上午都是我的。”
 
    呃……
 
 第372章 飞来横醋
 
    林疏影去学校后直接去主任那边申请教师宿舍,很快就传到身为校长的韩志诚那边,因此在上课前她先是被请到校长办公室喝茶。
 
    韩志诚也不废话,“为什么要住学校?”
 
    林疏影,“你不是知道的啊,家已经没人买走,算了算租房还需要一笔开销,觉得早该住免费的宿舍了。”
 
    韩志诚看着她,“你知道我问的不是这个?你孩子他爹同意你住学校宿舍?”
 
    林疏影想到现在不是孩子他爹不接受她,而是孩子不接受她,心里就堵的难受,“不想说,你就给我间宿舍就行。”
 
    韩志诚直接给她答案,“没有,自己想办法。”
 
    “喂,要不要这么绝情啊,你这样我会和羽欣告状的,说你欺负我。”林疏影。
 
    韩志诚无所谓,“这是她和我交代的,不准帮你,要让你过得越惨越好。”
 
    林疏影听着差点没吐血身亡,“你们两个还是朋友吗,要不是我,你们两个能在一起?真是的,现在你们是决定提心协力的看我惨是不是?”
 
    韩志诚抬眸看了气急败坏的林疏影一眼,“只有你过得不好,那个人才会心疼你啊,你儿子才会想要认你啊。”
 
    “……”这都是什么逻辑,就是不想给她一间宿舍,还非得逼的她过自虐的日子。
 
    “上课时间快到了,你这个月的全勤是不可能有了,上次那个自杀事件,因为无缘无故旷课,扣三天工资处分。”
 
    “韩志诚你……”还真是把她打压到最惨。
 
    “请注意你的身份我的地位,在学校的时候,要叫校长。”韩志诚说完,坐在他的大班椅上嚣张的做了个请出去的收拾。
 
    真是患难见真情啊,他这样的朋友,她不交也罢啊,真是气死她了。
 
    两节课,课间休息是十五分钟,课程结束,她问了一下主任申请宿舍的事情,那个韩志诚竟然真的不肯给她宿舍。
 
    就在她想着不想总是那么高调的继续住在吴子洋的酒店里时,接到了一通陌生号码的来电,开始她不想接,莫名的还是接了。
 
    “喂,你好。”
 
    “请问是林疏影女士吗?”一个陌生的女声。
 
    林疏影点头,“对,请问你是……”
 
    “噢,你好,我们这里是市医院的骨外科,你的丈夫吴子洋先生因为车祸住院,现在我们需要通知一下家属。”
 
    林疏影听到全身神经越来越僵硬,手里的手机都差点掉在地上,车祸?这才几个小时啊,他怎么这么不小心。
 
    等她心急如焚的赶到医院时,他的胳膊已经包扎好,看样子是骨折,还打上石膏。
 
    也不知道她进来之前,吴子洋那家伙和小护士说了什么,人家小护士本来就白嫩的小脸都红了。
 
    看来没什么大伤,她这一路上提着的心也算是缓缓落下,小护士往外走,她刚好走进来,吴子洋原本目送小护士的目光刚好就撞到林疏影。
 
    林疏影冷着脸白了她一眼,“还没看够呢,没看够我再帮你叫回来。”
 
    吴子洋抿嘴偷笑,“你这是在吃醋吗?怎么这么快就赶来了,你飞来的啊?”
 
    林疏影没好气的说,“是,我不该来的这么快,是我自己瞎操心。”
 
    还真是吃醋,就是女护士而已,那好吧,明天开始只能申请换男护士了。
 
    “看你跑的满头大汗的样子,就知道你非常担心我,也让你体会一下,那天知道你出事后,我有多担心。”
 
    “……你为了让我了解你当时的担心,故意撞的车?”要真是这样,他不是脑残谁脑残。
 
    吴子洋抽搐一笑,“我还没那么脑残,是下午开会特助忘了提醒我时间,去接相宇的时间有点儿晚,怕他在学校里等着急,路上就开的快了些,不小心追了人家的尾,谁知道我后面也是个急性子,直接又把我给追了。”
 
    林疏影问,“那除了胳膊有没有伤到其他地方?”
 
    吴子洋摇头,“没有,这胳膊是为了保护脑袋,被弹起的安全气囊打到的。”
 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