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  whscheck  %uFF1A  3003200+20  %22  %27  %uFF07   w hscheck  '

就是这第一支箭矢插的有点深不过不是要害

高览皱着眉头,现今计划失败,自己也不知道怎样跟主公交代了,立即下令道“会军攻打石邑,这一会虽然没有把李林留住,但是若是拿下了石邑,断了李林的后路,李林早晚也会死在咱们的手里!”
 
    “诺!”众人立即行动起来。
 
    侯宇护着李林一路逃了出来,后面追军已经甩开,而前方不远也已经是李林后方的万余步兵,所以众人放下心来,李林也是喊了一口气,忽然感到自己嘴里一咸,“噗!”李林猛地喷出了一大口血。
 
    “主公!”一旁的士兵立即惊叫道。
 
    “侯宇,先休息一阵,主公受伤了!”方方立即大叫道。
后仔细查看李林伤势,侯宇道“不算是太重,三处剑伤,四处刀伤!就是…………”
 
    侯宇语气一顿,众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,“就是这第一支箭矢插的有点深,不过不是要害!现在失血过多,但是我们没有药物,不过大军就在后面,那里有药物,有医生,立即通知士兵前去将医生和药物带来,应该死不了!”
 
    “呼!”众人送了一口气,太史慈立即吩咐人前去,然后看着李林苍白的连,还是很担心,太史慈激动道“那为何元杰确是这般啊!”
 
    “他已经不是当年那个李林了,当了主公之后,疏忽了训练,身体素质大不如从前,所以经过了这么长时间的征战,行军,在征战,不论是精神上,还是身体都已将不行了,再加上受了伤,这个样子很正常,这回是他命大,看来要静养几个月了!”侯宇冷冷的说道,虽然是对李林病情的分析,但是其中感觉不到一丝的情感,当然,几个人早就已经习惯。
 
    “呜!靠!真他妈疼啊!”李林痛呼了一声,原来是侯宇正在给他将箭头拔出,然后做一个简单的包扎,毕竟还一会医生和药物才能过来。
 
    “元杰!你没事吧!”太史慈惊叫一声。
 
    “草!没事才怪!”李林骂了一句,旋即就吩咐道“这一会咱们中计我想你们也应该明白,错都在我!不要追查下去!”
 
    太史慈满脸疑惑,侯宇一边给李林包扎一边说道“咱们的人里面有奸细,我也是得到了辛毗的迷信将此事告知,才回过来救援你们的!”
 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