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  whscheck  3003200+20  %27  %uFF07   w hscheck  '  %22  %uFF1A

阴险的杨庆早就计划周密乘潮而进,乘潮而退潮

 
    不就是死人吗?
 
    难道困在这关外,每年饥寒而死的就少了?
 
    “这闯贼倒是很能打啊!”
 
    旁边沈志祥不无忧心地说道。
 
    他是正白旗汉军,这支前锋全是两白旗。
 
    多尔衮掌正白旗,多铎掌镶白旗,阿济格是小旗主,他在镶白旗单独分出一部分,黄台吉为了分化他们兄弟三个,始终让他们三人分两旗,而且不断更换他们的部下,毕竟这种分法很容
 
易制造矛盾。
 
    阿济格上了这个当,和多尔衮始终有矛盾。
 
    但多铎听多尔衮的,所以黄台吉死后多尔衮索性继续维持这种分割。
 
    话说那五千清军可不光是杨庆杀的,实际上死在杨庆手中的,加起来最多也就不到两百人,剩下全是顺军干的,李来亨在杨庆带领下的凿穿造成了其中的三分之一,田见秀带领一万顺军
 
老营步兵硬怼清军加吴三桂的援军,造成了清军另外三分之一损失。最后那三分之一是唐通和后续赶到的刘宗敏部干的,这个名声不佳的家伙在战场上没得说,为了抢夺最渴望的战马,他带
 
领优势兵力的部下硬生生把原本封堵南海口关的艾度礼给怼了回去,屯齐就是因为他的横击被堵在后面无法过去不得不后撤。
 
    这战场表现和明军的农nu兵完全不是一个级别啊!
 
    “再能打那终究也是贼,我大清王师顺天应人,以正讨逆,关內士绅望之若久旱之望甘霖,所阻者无非一山海关,山海关一开剩下不过摧枯拉朽而已。”
 
    范文程智珠在握般说道。
 
    “更何况那闯贼难道皆如此?”
 
    他顿了一下接着说道:“未必吧?那闯贼本部或许悍勇,可闯贼十万人马有多少是他本部?有多少是投降的明军?难道那些投降的明军也和这些一样?又有多少是纯粹的流寇?难道他们
 
也和闯贼本部一样?十万之中四成能打就不错了,而我大清八万健儿哪个不是人如虎马如龙?大军到时就是那闯贼……”
 
    “轰!”
 
    骤然一声天崩地裂般的巨响。
 
    就在同时地面清晰的震动传来,连头顶的尘埃都纷纷落下,猝不及防的范文程尖叫一声瞬间坐地上了。
 
    “怎么回事!”
 
    多尔衮猛然站起怒吼道……
 
    而此时在一里外的辽河上,锦衣卫徐诚回过头,以震撼的表情看着仅仅五十丈外,原本横亘河面的浮桥,此时已经从中间断开,天空中刚刚被激起的河水和碎木,连同被炸碎的清军死尸
 
正如暴雨般落下。而两根固定浮桥的铁锁链同样被刚才的爆炸截断,连同分成两半的浮桥随着退潮中的河水急速张开向下游横扫而来,桥上那些幸存的清军在桥身剧烈起伏中惊恐地尖叫着,
 
互相拥挤着,不顾一切向后逃的,牢牢抓着铁锁链防止坠落的,甚至还有昏了头往下跳的……
 
    的确是昏了头。
 
    这是浮桥又不是会塌的。
 
    他们只要确保脚下的船别翻就可以被水流推向岸边,但很显然爆炸造成的混乱中很多清军都忘了这一点。
 
    “这些建奴真蠢!”
 
    徐诚笑着说道。
 
    就在同时一个巴掌拍他脑袋上。
 
    “还不快跑,还有一个没炸呢!”
 
    杨庆突然从他背后冒出来,毫不客气地吼道。
 
    徐诚看着在水流推动下横扫而来的浮桥,一下子想起了刚才自己亲手点燃的那根引信好像就在这边,他瞬间一激灵,和旁边的杨庆一起以最快速度一头扎进河水。几乎就在同时他最后的
 
视野中,一个和刚才一样的,恍如怪兽般的火团在那段浮桥正中间骤然拱起,将浮桥连同桥上清军一同推上天空然后瞬间化为碎片。下一刻已经没入水下足有半丈深的徐诚,耳畔就像重锤敲
 
击般被无形的力量狠狠砸了一下,砸得他在水下本能地张开口尖叫着,然后凶猛的水流推着他加速向前……
 
   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他终于从那重击中清醒。
 
    然后他迫不及待地又冒出了头,这次展现在他前方不远处的是一段正在倾覆的浮桥。
 
    这段浮桥大概二十丈长。
 
    至少半个牛录的清军就像蚂蚁般攀附在上面。
 
    因为两端都被炸断,这段浮桥完全和两岸失去连接,在因为退潮而湍急的河面上顺流而下,但又因为两截同样和两岸失去连接的铁链坠落河水,在水下拖着河底的泥沙,形成了一种逆着
 
水流的拖拽力量,使得浮桥一面逐渐下沉。那些清军惊恐地抓住所有能固定他们的东西,用他们的混乱继续加剧浮桥的下沉,而水中还有大批坠落的清军在拼命抓住着最后稻草,他们对浮桥
 
重量的增加同样更加剧下沉速度。
 
    好在这是浮桥,所以他们仍然有幸免于难的可能……
 
    好吧,没有了!
 
    因为杨庆从他们旁边冒了出来。
 
    “那是何人?”
 
    城墙上举着单筒望远镜的多尔衮铁青着脸说道。
 
    在他的视野中,一个仿佛水鬼般的家伙,突然从眼看就要倾覆的那段浮桥边冒出来,手中拎着刀就像杀一群待宰羔羊般,不停地在那些攀附浮桥上的清军脖子上割喉。后者连站都站不稳
 
,必须双手抱着浮桥才能保证不被河水冲走,可以说没有任何反抗的能力,只能任凭他悠闲地一刀一个屠戮,几个勉强能游两下的倒是试图反抗,但却被这个恶魔轻易地一拳打晕然后消失于
 
河水,那些不会游泳的只能像面对饿狼的羊群般拼命拥挤着然后任其宰割。
 
    河面上浮尸和碎木顺流冲向大海。
 
    没有人回答多尔衮,无论多铎,沈志祥,还是范文程,全都闭了嘴默默看着这一幕,同样看着这一幕的还有无数清军,他们就这样看着那些陆地上骁勇无敌的八旗精锐,就这样在河水中
 
任人宰杀。
 
    “一群废物!”
 
    多尔衮恨恨地说道。
 
    而就在同时杨庆也抬起头,心有灵犀般看着他们,尽管实际上他很难看得清楚,但两岸可还有数以万计的清军当观众呢,这种装逼的好机会他是肯定不能错过,割断最后一名清军喉咙的
 
他顺便把这个家伙脑袋割下来,然后爬到因为人都死光而自动扶正的浮桥上高高举起……
 
    “大玉儿姐姐!”
 
    他清了清嗓子大吼一声。
 
    “大玉儿姐姐,小弟大明锦衣卫指挥佥事杨庆仰慕姐姐久已,听闻姐姐床上功夫甚佳,小弟不才亦有那驴大的行货,欲与姐姐床上大战三百合,想来那死鬼黄台吉三寸雀儿坑苦了姐姐,
 
多尔衮亦是一般银样镴枪头,若姐姐有兴不如跟小弟去江南,虽然姐姐出身鞑虏,正妻是不可能了,但一妾室还是可以的,那时候小弟与姐姐日夜酣战岂不快哉?”
 
    他就那么一边举着人头一边站在浮桥上向下漂流。
 
    “他在干什么?”
 
    多尔衮茫然一下,紧接着同样心有灵犀般上马,以最快速度冲向城外,很快杨庆的声音在他耳中逐渐清晰……
 
    “大玉儿姐姐,小弟手中有房中宝典一部,各种花样妙得很,就等姐姐一同在床上试验了,姐姐,且在沈阳等着小弟,小弟不日将上门,以后姐姐就不用再忍受多尔衮那种废物了,就他
 
那小雀雀可有一指长……”
 
    “追,我要剐了这个狗东西!”
 
    多尔衮骤然发出了暴怒的咆哮。
 
 第三十三章 游戏继续
 
    多尔衮的追杀当然毫无意义。
 
    阴险的杨庆早就计划周密,乘潮而进,乘潮而出,退潮的湍急河水会带着他轻松脱离战场,两岸清军骑兵的弓箭根本奈何不了几百米外河面的他,只能带着愤怒看着他高举那颗头颅,仿
 
佛示威般扬长而去。
 
    很快他就在下游登上何坤的战船,然后顺流而下全速冲出了梁房口。
 
    但他没有急于回老龙头。
 
    那里根本不需要他,他也没必要冒生命危险面对大炮,冷兵器战场上他的确没什么怕的,可是大炮这东西他真得惹不起,别说红夷大炮,就是小弗朗机甚至哪怕虎蹲炮或者大抬杆之类给
 
他一下子,结果都有可能让他命丧黄泉。可不要小看大抬杆,实际上在杨庆推算中,这有可能是这个时代技术水平下,对他最具威胁力的武器,甚至他自己都想给未来军队大量装备。
 
    大抬杆,劈山炮,这都是对付盾车的好东西。
 
    说到底这已经不是超级猛将们肆意横行的时代了,他敢带着骑兵硬碰硬去凿穿清军骑兵,是因为他知道清军骑兵不可能带大炮,这时候清军骑兵也没堕落到用火绳枪糊弄人的地步,所以
 
他才肆无忌惮。但攻城这种必须直面大炮的事情交给李自成就行,他还是安安稳稳做好他锦衣卫的本职工作吧,只要他能阻挡住多尔衮,李自成那里终究会胜利的,始终等不到多尔衮的话,
 
吴三桂手下那些人可不会真得死守到底,他们肯定会有失去信心的时候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